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俗世地仙630章运费还没结算

2019年11月19日 栏目:美食

俗世地仙 630章 运费还没结算看着鼻青脸肿的高玉群,脸上挂着苦涩无奈笑容地在调解书上签了字,佘义强、陈敏峰、李彬,神情都有些错愕。

俗世地仙 630章 运费还没结算

看着鼻青脸肿的高玉群,脸上挂着苦涩无奈笑容地在调解书上签了字,佘义强、陈敏峰、李彬,神情都有些错愕。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佘义强是没想到,高玉群这样的人,会在派出所里迅速认怂。

陈敏峰是困惑,温朔是如何说服了所长朱朋满,朱朋满又是如何向高玉群施压的?

对于陈敏峰来讲,这样的结果不算太意外。

本来嘛……

这件事如果派出所这边处理的结果让温朔一方吃了亏,那高玉群得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才能平息温朔的怒火?

但,事情解决得未免太快了些,也太简单了些。

早知道这么简单,那温朔还找他陈敏峰来做什么?

身为京南贡口物流园区的总经理,陈敏峰突然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而李彬,内心狂喜的同时,感觉像是在做梦似的,不可思议——当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被人打了时,李彬心中怒火万丈,却忌惮与人在京城,忌惮在南北通物流公司的院内,忌惮那帮狰狞凶悍的打手……而自己的外甥温朔,却是干脆利落地上前就把那帮人给统统教训了一顿!

当时李彬是很兴奋的,甚至心生豁出去了,大不了怎样怎样,先不受这份气再说。

但随后警方介入,李彬的热血劲头冷静下来,才有些担忧,有些犯愁。

外甥下手太重了,把人打成了那样,没准儿还会蹲大狱——外甥可是京城大学的学生,是朔远控股公司的董事长,身价过亿!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蹲了大狱,毁了前程和名誉……

那自己的罪责可就大了啊。

所以李彬已然咬着牙做好了不惜代价,哪怕是多赔钱,也不能让外甥蹲了监狱。

只是,要花多少钱啊?!

李彬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和资产,估摸着以南北通物流公司这些人,尤其是高玉群的财力实力,自己还真得倾家荡产,才有可能保全外甥的前程和名誉——这京城,真不该来的!

他知道,以老婆冯春梅的心性,此刻在医院里应该也懊悔、害怕,甚至正埋怨着温朔把事情闹大了吧?

也许真到需要倾家荡产的那一步,老婆还会发了疯般制止。

然后最终,是二姐李琴拿钱——二姐和温朔如今不差钱,可如果让他们母子拿出了这笔钱,他李彬的脸算是彻底丢尽了,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和亲戚本家的人见面?

这就是在派出所这段时间里,李彬心里的盘算。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不但不用赔偿对方,连此次承运货物的损失,都不需要他赔偿。

反而,对方还要赔偿他一家三口和司机的医疗费,车辆被砸的维修费用!

这他妈跟谁说理去?!

走出办公楼,李彬觉得双脚像是踩空般的虚浮,他不明白事情是如何在短时间内迅速出现这样的转变,看着鼻青脸肿的高玉群,牵强地笑着,和温朔握手,客套……

怎么回事?

温朔与高玉群只是简单象征性地握了握手,摆明了是给朱朋满面子,然后与朱朋满握手,微笑道:“朱所长,您是一位好警察,我会记得您的……哦对了,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我做东,请陈总和佘总吃饭,朱所您可得赏脸,咱们一起吃顿饭,好么?”

“别,不兴这个,啊!犯错误!”朱朋满笑着拍了拍温朔的肩膀,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快回去吧。”

“那行,有机会一定。”温朔客气地与朱朋满道别。

轿车从派出所驶出,李彬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温朔和佘义强坐在后排。

“陈总。”温朔微笑道:“还得麻烦您找个合适的机会,那排一次饭局,我得好好谢谢朱所长。”

“好说。”陈敏峰笑着答应。

“温董事长,你可真让我大开眼界咯。”佘义强笑道:“早知道你能搭上朱所长这边儿,何必再找陈总,又何必再找我?直接让朱所长给高玉群打个不就行了嘛。”

温朔苦笑着摆摆手,道:“佘总误会了,我和朱所长可谈不上什么搭线,这位所长和我素不相识,只是听我讲了事情经过后,朱所长表示会尽全力帮我们,其实警方早就注意到南北通物流公司,以高玉群为首的这些人,欺行霸市,欺讹外地司机,他们也在不断地收集证据,就等着机会成熟后,将他们一打尽,为民除害!”

“唔

,是这样啊。”佘义强神情略显玩味地点了点头。

他平时和朱朋满接触虽然不多,但也算得上熟人,从别人口中偶尔能听到对朱朋满的评价,当然有好有坏。

不过温朔这番话嘛……

听听也就算了。

送佘义强回到华凤物流园,又把李彬送到南北通物流公司门口,里面那辆被砸烂了车窗的货运车上,由人故意浇水淋湿的机械设备,已经被公司的叉车卸载了下来。

“李老板,一会儿把车开到我的物流园,我让人帮您联系下维修厂,物流园的汽车维修,可干不了这种大活儿。”陈敏峰说道。

“好,真给太麻烦您了。”李彬客客气气地说道。

陈敏峰摆摆手。

为了避免再出什么意外,温朔和陈敏峰没有先行回去,而是在车上看着,李彬把车倒出南北通物流公司。

温朔忽而想到了什么,他让陈总再等等,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舅舅,运费给结了没?”温朔隔着没有了玻璃的车窗大声问道。

“哎呀,不要了不要了,也就六百多块钱!”李彬摆摆手说道,他现在已经很知足了,而且,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高玉群反悔什么的,所以一刻都不想在南北通物流公司旁多待。

“别介!”温朔皱眉到:“货运单呢?”

李彬迟疑着几秒钟,在车上翻了翻没找到,道:“可能,可能你妗子已经给人家了吧?”

“哦,那先熄火,等会儿!”

温朔摆摆手,转身往南北通物流公司的院子里走去。

院内,一众南北通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全都有些懵圈,还有些心有余悸般纷纷往后缩了缩身子,下意识地做好了随时逃窜的准备——那胖子,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人打好几个啊!

温朔可没工夫耀武扬威吓唬那些工作人员,他径直进入办公楼,四处看了看,找到贴着财务室字样的办公室,进去看到里面办公桌后坐着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胖胖的戴眼镜女孩。

女孩看到他,禁不住打了个机灵:“你,你要干嘛?”

“唔,您别害怕。”温朔说道:“就是刚才那车,拉来的货运费还没结算,是在这儿结吗?”

“我,我不能做主,得经理签字,呜呜呜……”女孩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

温朔骇了一跳,赶紧摆着手退到门口,一脸尴尬地说道:“你别哭我啊,我又没把你怎么着,我就是问问……我想把运费结了!”说着话,他眼角余光注意到,另外几间办公室当即走出了好几个人,一个个神情紧张如临大敌,愤怒又警惕地盯着他。

“大家别误会,我是来结运费的……”温朔赶紧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一脸的惊恐和真诚。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货……

是之前在咱们公司里大发雄威,将数人,包括总经理高玉群都打得鼻青脸肿的胖子吗?

怎得现在看起来,如此胆小?

“给他把运费结了。”门口忽然传来了高玉群的声音。

只见鼻青脸肿的高玉群,背负着双手铁青着脸,凶巴巴地走了进来,狠狠瞪了眼温朔,从他面前走过去,进了财务室。

“高总,多,多少钱运费啊?”小姑娘颤声问道。

高玉群怔了怔,扭头问站在门外的温朔:“多少钱?”

“我,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六百多吧。”温朔神情尴尬,讪笑着说道:“货运单在你们这儿,查一下就好。”

外面有人立刻说道:“六百五。”

“赶紧给他!”高玉群没好气地挥了挥手,走进去站在窗前,背对着温朔,看都不想再看温朔——也只能靠这般态度,来挽回一些面子了。

娘的!

这不是骑到老子头上来拉屎了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不忍,又能怎样?!

高玉群的牙咬得嘎嘣响,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强压着心头的怒火。

“谢谢谢谢,多谢!”

身后,传来了拿到运费之后,温朔点头哈腰忙不迭感谢的声音:“高总,再见啊,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有机会咱们一起吃饭。”

高玉峰愤然回头,只见温朔那肥硕的身影,消失在了财务室的门口。

一股屈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高玉群阖目,身体晃了晃差点儿摔倒,倒退一步靠在了窗户旁——妈的,这尊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阎王,可算是走了!

南北通物流公司的大门外。

温朔拉开货车副驾的门上去,将拿到的运费递给舅舅,一边朝着旁边轿车里的陈敏峰挥了挥手:“陈总,咱们走!”

丰田皇冠轿车缓缓驶离。

“舅舅,跟着陈总的车。”温朔说道。

“啊?哦哦。”正在愣神儿的李彬忙不迭点头,打火启动,开车跟了上去,一边说道:“这,小朔啊,你,你是怎么,怎么做到的?这,这运费咱们拿得,是不是,是不是有点儿太欺负人了?”

安徽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点
浙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唐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广西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彝良县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