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电荒下的火电很尴尬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科技

近日,南方电网公布的预计数字显示,进入三季度,全网将面临电力电量双缺局面,最大缺口可达1200万千瓦。而广西缺电首当其冲,缺额已占电力需求约

近日,南方电网公布的预计数字显示,进入三季度,全网将面临电力电量双缺局面,最大缺口可达1200万千瓦。而广西缺电首当其冲,缺额已占电力需求约30%。

据了解,迎峰度夏以来,广西电力供需矛盾加剧。7月末,广西电网公司宣布该省正在经历20年来最为严重的缺电状态:用电缺口已达350万至400万千瓦,日电量缺额达0.8亿至0.9亿千瓦时。

而在这种局面下,作为支柱电源的火电,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无钱买煤还是故意不发电?亏损严重还是借机逼宫?计划电与市场煤的影响到底如何?本报记者近日专访大唐桂冠合山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曹群,向“当事者”探求电荒背后的火电真相。

中国能源报:电荒背后火电真相到底如何?

曹群:真相就是电荒下的火电很尴尬。严重缺电现象在‘十二五’开局粉墨登场,火电企业又被动的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也正是因为缺电,火电企业才重新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否则,人们提起火电似乎只剩下了节能和减排的问题,印象中的火电只是环境的污染点,似乎早就忘了当前火力发电占全国发电量80%这个事实。但目前大部分火电企业因煤价、电价问题已严重亏损、举步维艰。

中国能源报:目前广西电荒到底有何原因?

曹群:当前,广西平均负荷需求1300万千瓦左右,最大负荷需求超过1400万千瓦。按目前广西的装机容量来说,如果机组都能全发、满发是能够暂时应对来势汹汹的“电荒”的。但是,广西用电为何如此紧张,我认为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原因之一,严重干旱。目前,广西水电出力平均只有250万千瓦,比去年同期500多万千瓦减少了一半以上。现在是丰水期,却出现了丰水期水不“丰”的现象,广西主要河流红水河缺水,大中型水库水位低,龙滩电厂、天生桥电厂、岩滩电厂均接

近发电“死水位”,水电出力已低至极限。

原因之二,电量需求旺盛。“十二五”开局广西区域经济发展增长较快,工业企业用电大幅上升,居民生活用电也快速增长。入夏以来,南方天气持续高温,据广西电网公司统计,单是空调负荷就接近400万千瓦。

原因之三,缺煤。因区内煤炭资源缺乏,广西内陆几家火电企业主要依靠邻省供应煤炭,当前邻省煤炭供应也相对紧张,为保证自身利益,邻省提高煤价,同时限制煤炭外流,广西内陆几家火电厂煤源几乎中断,纷纷到沿海抢煤,但沿海疏港运力不足,煤炭供应没有保障。面对诸多不利条件,火电厂为了履行社会职责,共同应对电荒,已饥不择食,以致于采购不符合机组设计的煤种,甚至采购低质、劣质煤。煤量不足,煤质又差,导致机组出力严重不足。

中国能源报:火电亏损程度如何?

曹群:亏损严重,我公司目前累计亏损已达10.3亿,单是今年上半年就亏损了1亿元,资产负债率大于100%。火电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发电成本远高于上网电价,多年来一直努力推进的煤电联动未到位,“市场煤,计划电”使火电企业的处境异常尴尬。这里,我们不妨做个比较,就拿5000大卡的原煤来说,比去年同期上涨300多元,这和政府执行的电价是很不匹配的,这就是火电严重亏损的主要原因。

刚才已提到,因邻省的煤炭政策,火电厂不得不采购海外煤,但海外煤到厂标煤单价已达到1300元/吨(含税),上网电价0.4407元/千瓦时(含税),以煤耗340克/千瓦时计算,燃料单位成本已达到0.442元/千瓦时(含税)。很明显,就是发电越多,亏损就越大,这是广西每个火电厂目前面临的相同境遇。

中国能源报:但是,国家不是已经上调上网电价以缓解火电厂亏损了吗?

曹群:上调电价可能是目前最立竿见影的办法,也不失为积极应对缺电的有效措施之一。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虽然调整了上网电价,但广西只是上调了5厘的脱硫电价,这对于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的电厂来说,那也只是杯水车薪。

中国能源报:那目前到底有没有社会上所说的火电厂“故意不发电”的情况?

曹群:就国企来说,履行社会责任保发电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因此,在当前的窘境下,我可以保证我们合山发电公司不会出现“故意不发电”现象。我公司2号机组原计划8月停机检修,但为了应对“电荒”,即使在因煤价高经营亏损的情况下也从讲政治的角度出发,把检修工作延后,继续亏本发电,履行社会责任。目前,2台机组全部在网发电。另外,大唐集团公司对基层火力发电厂也做出明确规定,要求要从讲政治、顾大局的高度出发,确保不发生无煤停机。

中国能源报:作为一线企业,您认为火电怎样才能走出困境?

曹群:我认为应该根据市场形势调电价。长期以来,煤电成本倒挂,很多火电企业要维持正常运行,都是靠上级公司“输血”帮扶,政府需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充分发挥当前火电厂作为发电主力军的作用,调整相关政策,加大力度疏导电价,妥善解决煤电供需矛盾,有效推动煤电联动工作,让火电企业有一个合理的生存空间。但上调电价涉及民生、经济发展等方方面面,对社会稳定影响巨大,政府还要做出有力的应对措施。同时,火力发电企业自身也要规范经营活动工作,强化安全生产管理,调整产业结构,拓宽自身的发展空间,多方寻找出路,或进军煤矿行业,抓好发电的自主权,推进企业健康发展。

不过,话虽如此,我还是认为,火力发电企业进入煤炭行业寻求煤电合作也实属无奈之举。

中国能源报:为什么这种产业链的拓展是“无奈之举”?

曹群:是的,这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十二五”期间,广西煤炭需求量预计达到1亿吨,“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久拖不决,对于我们来说,如不走煤电合作这条路,根本无法合理控制煤价,但目前与煤矿的合作步履艰难,这主要是煤炭行业高额的利润与火力发电行业的严重亏损形成巨大的反差,造成大型煤炭企业不愿意与发电企业合作,即使合作,发电企业也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可以说,煤矿行业是“有女不愁嫁”,往往“挟煤要价”,卖价上升,火电企业几乎被逼入死胡同。我曾经初步试探、沟通——就是火电厂与煤矿“双方联营”,各占对方的股份,以达到双赢,但煤炭行业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不愁煤炭没有销路、不愁煤炭没有价格,因而也不愿意和火电“联营”,这也充分体现了煤炭行业的强势及火电的弱势。

中国能源报:如何看待电源发展?

曹群:电源发展一定要讲科学、讲规律。我个人认为,从长远来说,要从根本上解决缺电问题,就要有规划、有序、有度地发展电源点,无论是电源结构调整还是增加电源容量,无论是发展新能源电力还是水电、火电机组,都要做到与地方经济发展相适应,做到电源发展与经济发展的最佳融合。

枣庄治疗宫颈炎费用
浙江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四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枣庄治疗宫颈炎医院
浙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