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九荒帝魔决 第三百四十八章 回家见爹娘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时尚

九荒帝魔决 第三百四十八章 回家见爹娘雨雾缭绕,晨曦光华缭绕,圣洁光霞倾洒整个大地。大楚玄宗,一派祥和,群山延绵,连成一体,大气磅

九荒帝魔决 第三百四十八章 回家见爹娘

雨雾缭绕,晨曦光华缭绕,圣洁光霞倾洒整个大地。

大楚玄宗,一派祥和,群山延绵,连成一体,大气磅礴,期间古木参天,灵草郁郁葱葱,绽放着光泽,云雾缭绕,仙鹤衔枝起舞,生灵蓬勃。

山门前,白衣白发两人,牵手而出,难得器宇轩昂,女的娇美动人,各自眼中,流动着温情和柔情。

二人,不用说便是叶枫和茯苓了。

“不应该啊,咋一个出來送的人都沒有。”叶枫抠了抠耳朵,不由得往身后看了一眼。

闻言,茯苓不由得一笑,“我们是回去见你爹娘,不用那般隆重吧,”

“好歹我也是一宗之主。”叶枫收回了目光,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走了。”茯苓嫣然一笑,挽住叶枫手臂,托着他走出了大楚玄宗。

在晨曦的光华下,两人欢声笑语,背影拉的很长。

天殿,天辰子等人望着两人逐渐远去的背影,各自暗自叹息,“孽缘,孽缘哪,”

吼,吼。

这是一片充满危险气息的森林,古木参天而立,妖兽吼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暴虐和血腥之气。

“这地方还是原样。”叶枫微微一笑,往昔一幕幕,蓦然出现在脑海。

那时,他还是一个小修士,为得玉灵液,來此猎杀妖兽做任务,也是在这里,他寻得了太虚步,第一次见到了茯苓。

叶枫侧首,温情笑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选择这条路吗。我们动用虚空大阵传送,岂不更好。”

茯苓轻语一笑,“我想陪你走过你去过的每一个角落。”

闻言,叶枫心头微微一颤,牵起茯苓玉手,走进了这妖兽森林。

“那年,我一口气接了八个任务。”

“那年,我遇到了死胖子子炎,跌入了枯井,得到了太虚步。”

“那年,我们在这里相遇,我的看光了你的身体。”

“那年,....。”

妖兽森林吼声不断,但仔细聆听,却依旧能听到叶枫的话语声。

三年前,他们在这里相遇,那时的他是一个小修士,那时她是恒岳宗的天之骄女,一生的牵绊自那时开启。

三年后,两人牵手而來,心中多的是感慨,更多的是温馨。

碧波粼粼,湖水荡漾,两人驻足。

叶枫倒还好,一脸享受的看着这汪湖泊,时而还会露出贱贱的笑容,倒是茯苓,看到这湖泊,脸颊之上浮现出一抹迷人的红霞。

“白,真白。”叶枫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茯苓,好似能隔着茯苓衣服,看到她的肌肤,所有隐秘处都无所遁形。

“看够了沒有。”茯苓嗔怒的看着叶枫,玉臂还不忘交叉挡在自己的胸.前。

她当然知道叶枫所说的是什么,三年前,她回归恒岳宗时,曾在这里洗澡,被一个莽撞的小修士看光了身子,喏,那个小修士,就是她身边这位了。

岁月如刀,当年她抬手便可镇压的小修士,此时已成为她赖以依靠的绝世强者。

叶枫依旧再看,而她的脸颊越來越红,红的迷人,让人看的如痴如醉。

也或许只有那次,叶枫阴差阳错的看光了她的身子,自叶枫归來,他们虽然相爱,但却都未越雷池半步,她还是处.女,而他,依旧是处.男。

“你要不再下去洗洗。”叶枫对着茯苓挤眉弄眼的,他习惯了调戏他这个美女师傅,特别是在这样的场合,不调笑两句,还真对不起他为人的秉性。

“好啊,”不成想,茯苓嫣然一笑,丝毫不嗔怒,只有脸颊上那道道红晕不断浮现出來。

不得不说,茯苓这回答让叶枫有些意外,本就是调戏的话语,说曾想茯苓真的就答应了。

这是暗示吗。叶枫暗自思索,暗道待茯苓脱光之后,他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不然当真是浪费了这大好的气氛,过了这个村,可就沒这个店了。

轰。

大好气氛被一声轰隆声打断,远处巨石崩裂,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扛着一个大刀跳了出來。

真也巧,这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茯苓带叶枫历练时,欲要打劫叶枫那个,后被茯苓一掌镇压的那个,他的很多宝贝,此时都还在叶枫这里躺着呢。

要说这老头儿也真够敬业的,三年过去了,依旧干着打劫的勾当,而且,三年都不曾挪过窝儿,依旧在这妖兽森林。

“洗毛线洗。”老头儿跳出來就是一阵大嚎大叫,“赶紧的,宝贝全交出來,不然别怪爷爷我心狠。”

叶枫脸色黑了下來,大好气氛被打断,心中火气当真是蹭蹭蹭往上冒。

“说你呢。”见叶枫不曾答话,老头儿又是一声大喝,“赶紧的,麻溜的,不然我可动粗了。”

叶枫无奈摇头,微微上前一步,饶有情趣的笑道,“我说老头儿,三年了,你丫眼神不见长,胆子倒是长了不少啊,”

闻言,老头儿当即跳了巨石,定眼一看,老脸顿时黑了下來,刚欲杀过來,但看到叶枫身后的茯苓,他又麻溜的收回了脚步,三年前他就是被茯苓一掌镇压的。

呃呵呵呵。

“前辈,原來是您哪,失敬失敬。”老头儿黑脸顿时变笑脸儿,一边呵呵笑着,一边向后退着,退着退着,这货猛地转身便窜的沒影儿了。

“扰了老子的好事,还想跑。”叶枫大骂,灵力汇聚的大手顿然凝聚,向着一方探去。

啊啊...。

千丈外,老头儿鬼哭狼嚎的声音很快传來,他这一把老骨头,被叶枫像拎小鸡儿似的拎了回來。

“饶命,饶命。”老头儿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好说,好说。”叶枫一笑,顿时抡起了手臂,那被抓在手中的老头儿,当场就被扔出了九霄云外,他沒杀老头儿,不过,这辈子,那老头儿或许都不敢踏足这一片妖兽森林了。

昨晚这些,叶枫转身,贱笑的搓着手掌,凑到了茯苓身前,邪火自下腹蹭蹭往外冒,“要不,咋俩一块儿

。”

“算了,沒心情了。”茯苓摇了摇头,一句话给叶枫呛得喷血。

一场**美事被搅乱,叶枫憋出了内伤,差点沒强行给茯苓那啥了。

“姥姥的,你丫个老不死的,就该活活掐死你。”叶枫对着被他扔出去的老头的方向骂骂咧咧的沒完。

“好了,走了走了。”茯苓掩嘴啼笑,挽着叶枫手臂,托着他想深处走去,“回家,回家让你看。”

“只让看哪,让玩儿不。”

“只许看,不让玩儿。”

噗....。

再次上路,两人穿越了妖兽森林,漫无边际的走着,他们走过了青风古镇,走过了晋国王城,直到一座岩壁前,二人才缓缓驻足。

这样的岩壁随处可见,无甚出奇,但远远看去,岩壁上有血迹,在风和岁月的吹拂下,早就干枯了。

这里,便是三年前叶枫死的地方了。

“三年前,你就是在这里被钉死了。”茯苓说着,依偎在了叶枫怀里,眼中浸出了晶莹泪水,“漫天都是人,只有你一人身影单薄,那是我很无助,我想救你,想跟你站在一起,想....。”

叶枫沒让茯苓再说下去,手指轻轻堵住了她的轻唇,而后轻轻拨开了她垂下的秀发,擦拭了那两行晶莹泪水,笑道,“都过去了,我们站在一起了。”

往事如烟,三年眨眼而过,当年的惨景历历在目,漫天人影只为追杀他一个小小人元境,他是悲惨的,被生生钉死了岩壁上。

秋风萧瑟,树叶翩然落下,两人牵手转身,消失在丛林之中。

苍茫的大地上,两人缓缓前行,欢声笑语之中,两人牵手,这场景温馨恬适,一对相爱的人,走在相爱的路上,前路很长,若要走过,或许要倾尽终生。

远处,一片桃花林映入眼帘,一排排竹房伫立,简朴而恬适,竹房前,农妇在织布,孩童在嬉闹,更远处,农夫在耕田,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

风拂过,桃花花瓣飘飞而出,落在两人脚下,散在两人肩头。

“桃花村。”两人相视一笑,牵手走进了桃花林之中。

两人刚刚走入,一群孩童便围了上來,看到两人白衣白发,一个个大眼扑闪,好奇的盯着两人看,稍微大点的孩童,转动着眼珠,最后眼睛一亮,“那是三年的大姐姐,咦。大哥哥的头发也变白了呢。”

很快,小村落的人都围了过來,他们大多认识叶枫和茯苓,当年叶枫带茯苓來这里避难,他们可是记忆犹新。

夜晚,桃花村格外热闹,叶枫慷慨,在这里支起了大锅,里面炖着妖兽精元,以及那他精心调制的灵液,这可是大补之物,这些凡人食用,多活个十几年是不成问題的。

肉香弥漫,酒香飘飞,篝火前,这里一阵喧闹,这样温馨的生活,格外难求。

深夜,村民各自谁去,桃花树下,两人相偎相依,静静仰望着浩瀚星空。

“三年前,我们在这里成为夫妻。”叶枫温情一笑,“虽然只做了三日。”

茯苓一笑,轻轻躺在叶枫怀里,抚摸着那张有些沧桑疲惫的脸庞,“三年前,你却丢下了我。”

“所以,我让你记住我的背影。”叶枫轻轻一笑,嘴唇印在茯苓脸颊之上,笑道,“他年,我们会在凡尘相遇,我们不是等到了吗。”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星辉璀璨夺目,倾洒而下,映在两人脸上,恬静无暇。

...

新乡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抚顺治疗盆腔炎医院
茂名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新乡白癜风治疗费用
抚顺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