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怒剑龙吟 第四百二十二章 魔窟深处

2019年11月07日 栏目:体育

怒剑龙吟 第四百二十二章 魔窟深处一处灯火昏暗的暗室内,主座上之人本在沉睡,恍然间被一丝轻微的波动惊醒,瞬时睁开双眼,若有所思。片

怒剑龙吟 第四百二十二章 魔窟深处

一处灯火昏暗的暗室内,主座上之人本在沉睡,恍然间被一丝轻微的波动惊醒,瞬时睁开双眼,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冷声一笑,抬手拨了一个响指。很,三道迅捷的身影出现到了他的身前,躬身一拜,神情都有些敬畏之意。

主座上的可是湮世阁的天位执法,货真价实域级修为。而之前,轻而易举击败风韧的,也正是此人。

“似乎我们的猎物里有个很家伙很不安分,你们谁去看看?”声音中没有一丝的催促之意,但是下方三人一不为之胆寒。这台尊驾,一向如此,很可能前一秒还一脸毫不在乎,下一刻就已然夺走一人的性命。

湮世阁天位执法合计三十六人,对应三十六天罡。而此人排名三十,对应的是天损星,凶名不小。

三人中一名赤发中年人上前一步,桀桀笑道:“既然有小鬼搞乱,那么就让我巴瑟去瞧瞧吧。论杀人,我也许不如天尊,但是论放火,我可是这里强之人。活活将一个人焚化成灰烬的感,好久没有体验过了。”

天位执法一哼:“你去也行,不过给我记住,要是胆敢烧着了哪怕是一小株幻雾冥花,我都要你的命!”

“啊?有些难度,不过我就喜欢这种的挑战。至于火焰的掌控度,我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巴瑟一笑,转身大步离去,经过的地方空气中都似乎留下了一丝炽热。

过了一会儿,天位执法再次开口:“白宿,你去跟着那个冒失鬼,我还是对他放心不下,幻雾冥花可经不起再损失了。寻找到上千人当肥料容易,但是想再寻得如此一块宝地可不容易了。曾经的神泣战场,如今的荒王镇……”

白宿似乎有些不情愿,不过一个念头随即从脑海中滑过,转身之间,嘴角挽起露出浅浅的一抹阴险之色。

后余下的那人望着主座上的天位执法试探性问道:“天尊,那我呢?”

对方合上双眼,重进入假寐状态:“敌人不一定来自外面,内部的才是可怕的。除了我们先到来的这批人。其余的,你去监视。”

“我一个人?可是……他们中可还有一位天尊啊!”那人一惊。

“白痴!湮世阁的天尊怎么可能有问题!我指的是后来并不是按照计划过来的那几人,特别是那个看上去姿色还不错的小丫头,我总觉得她可能会坏事,却仗着某个人的面子不好出手。雷昂,你去盯紧了

,要是她有异动,格杀勿论!”

雷昂应声退去,心中尽是冷笑:你不便就叫我去,开什么玩笑!随便装装样子就是了,反正在这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人说得算。

……

地宫中,风韧依旧没有苏醒,盘腿坐下的他如同老僧入定,此刻脸上再痛苦之色,却也没有任何其余的情感波动。身上残缺的衣袍偶尔轻轻飘动几分,一旁的星尘泪刃上寒光依旧。

周围,再一具骨骸残余,留下的只有数十名被束缚着的强者以及陪帮他们的幻雾冥花。而且,靠近风韧的那些蔓藤与花朵都呈现出了枯萎状,这种趋势还在不断向四面蔓延。

过了良久,合上已久的双眼终于睁开,风韧缓缓吐出一大口浊气,浑身上下爆起一连串的脆响,好像所有骨骼都在磨合中重复位。

“虽说过程中的感觉很不好,但是至少现在还算不错。亡者们,你们的遗志就由我来继承,那些冤屈与不甘,我来为你们声张!”

双手抬起一握,一股凛冽劲风疯狂激荡,风韧周身上下的伤势基本痊愈,结痂的伤疤被震碎成数粉屑飘散,盘旋的呼啸之力将四周的蔓藤斩成数截,切口处清一色呈现出枯萎腐烂之状。

亡灵之力,万物凋零。

伸手重抓起星尘泪,剑刃嗡嗡作响,除去兴奋之外还掺杂着几丝不安。风韧抬手拂过剑身奈一笑:“好了,现在不是没别的办法了吗?你就暂且忍耐一下我这与平常差异挺大的力量吧,我可没时间继续同化了。”

剑刃就势一挥,劲气一如既往的凌厉。而当风韧再次迈开坚定的脚步之时,他的气息赫然上飚,达到了一个的层次。

因祸得福,界级五重。

以他的实力,本身早就可以踏足这个层次,只是每一级实力的四重与五重都是一道鲜明的分水岭,很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跨不过去。这一次,误打误撞出现了这样契机,助他突破了壁垒。

剑风涌动,数十道蔓藤断裂,十余人重获自由。然而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很多都没有清醒过来,也有不少因为毒素入体而不能动,看得风韧有些奈,不过剑势从未停下过,将附近的所有人都放了下来。

不管他们能够提供多少战力,人总归是要救的,这点毋庸置疑。

也不去招呼那些还有些迷糊摸不着头脑的强者,风韧持续向着地宫深处走去,而不是出口。论是哪个方向他都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的忌惮。不过向外必定是敌人,而向内可能会是战友。

终于,在又拐过一个弯道之时,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由浑身一颤,就连星尘泪也是不由微啸一声,好像也是感觉到了此刻的氛围紧促。

要找的目标,似乎开头很不小啊!

风韧望着前方不远处被数蔓藤束缚住的那人,对方即使处于昏迷状态,但是依旧浑身涌出一丝淡淡的肃杀之气,紧闭的双眼略带威严,脸上既痛苦又喜悦,似乎根本不受幻雾的影响,只有一股隐又凶煞的傲慢从挽起的嘴角里流露。

让风韧震惊的莫过于此人身前的花朵数量,足足有十九朵!

“看样子这位应该是域级实力误了,没想到竟然也是这样的下场。有了他,想要闯出去应该不难。”风韧淡淡一笑,挥手间十余道寒光涌现,斩击在那些蔓藤之上,顿时火光飞溅。

森冷剑光消散之际,束缚着那位强者的蔓藤依旧存在,仅仅是在表面上多出了数十道纵横的浅浅剑痕。

风韧一愣,没想到这一次的蔓藤竟然如此之硬,再次将剑刃抬起之时,突然间自嘲一笑:“搞什么,我的脑子难道坏了吗,竟然还想去砍藤条。”

剑刃一划带出弧形流光,锋利的劲气瞬间将那十九朵幻雾冥花削成碎片。迷雾减弱的瞬间,那位被束缚之人就已经有了些动作,双臂颤抖着挣扎,数十条蔓藤抖动不止,似乎他想硬生生从中突破出来。

风韧心中一阵暗喜,继续抬起剑想要从外界再助他一臂之力。有了此人相助的话,想要逃离这里应该难度大减。

一轮银光斩落,即将击中那人左臂藤条之时又瞬时止住,风韧不可置信地紧紧盯在那人手背之上,连退数步,惶恐与愤怒同时涌现胸中,双眸一眯隐隐升起深寒杀意。

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又看到了那个自己永远不可能忘记图案,能够勾起他不愿回首的那段悲痛记忆的图案――烈焰骷髅,冥狱!

星尘泪抬起,剑尖直指对方咽喉,风韧有至少六分把握现在出手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击杀。

似乎是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杀意,那人眉头微微一蹙,双眼依旧没有睁开,但是气息赫然攀升到了一个的层次,不怒而威。

风韧一惊,手上动作加一刺,剑势疾若流星赶月。

然而,剑尖即将吻上对方咽喉之时,寒光却又戛然而止。

一抹阴冷的微笑浮现,风韧抽回星尘泪,心中暗道:“就这样杀了你未太可惜了,倒不如驱虎吞狼,等你和湮世阁的域级强者都重伤之时,我再坐收渔利!”

不过就在之时,那位被束缚住的冥狱强者突然睁开了双眼,凶意盎然紧接着,他左手猛然一扯,还拽着数十条蔓藤的缠绕就直接强行挣脱了束缚,顺势一探径直朝着身前之人咽喉而去。

风韧大惊,正欲后退却突然发现自己四周被对方气场所封锁,毫突破点,稍稍迟疑一下后猛然将手中利剑抬起,可是终究慢了一步,对方如同铁箍般的五指已经紧紧锁住了他的咽喉,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随即充斥浑身。

“小子,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又要救我又要杀我?”那人的声音却有些出奇的柔和,完不像是已动杀机之人。

风韧深知只要对方再微微一用力,自己恐怕就要身首异处,感受着喉咙上传来的巨大不适感,几乎要窒息的他满脸胀得通红,却依旧硬气道:“救你是因为我们共同身陷魔窟,想杀你是因为你来自一个让我很反感的势力!”

对方桀桀一笑:“非常合理的回答,很让我满意。虽然说真话很多时候都会惹来杀身之祸,但是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你既然救了我,那么至少这一次我不会杀你。”

说罢,那人五指松开,风韧捂着自己还有些不舒服的咽喉一阵咳嗽,心中却是暗笑不止。这个人想要彻底挣脱和恢复实力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期间任何外界的影响都可能导致他功亏一篑,所以说暂时他必须需要旁人的护法,这也是为什么风韧敢于说实话。

至少,表明立场在现状里还是很理智的选择。敌人的敌人,那便可以暂时成为朋友!

“小子,再给我些时间,等我脱困后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在此之前,别让某些烦人的耗子来打扰我!”那人一哼,随即又合上了双眼,继续挣扎着。

风韧微微点头,转身朝着原路返回,刚刚他已然隐约听到又惨叫声传来。再从这空气中微微浓郁了几分的火属性波动来看,他已经猜到了来者是谁。前不久刚听银月心提起过,而且曾经两次错过遭遇。

湮世阁人位执法,纵炎者巴瑟!

广东治疗宫颈炎医院
贵阳看癫痫什么医院好
荆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阳江市江城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盆腔炎医院